吃了打胎药,失血过多而死小雅太郎想带走惠子,惠子在小雅太郎的命令下跟安逸尘断绝关系。  乐颜已经送了一份香料给惠子,小雅太郎回到住处命人端来安胎药给惠子,惠子猜到小雅太郎想打掉她的孩子,小雅太郎见惠子不愿意喝打胎药,只得要求惠子必须在二个时辰内做出是否交出香谱的决定。  安逸尘上门向惠子索要香谱,惠子没有把香谱交给小雅太郎,安逸尘不相信惠子的话,惠子还没来得及好好解释,安逸尘忽然开枪打中小雅太郎,小雅太郎倒在地上性命危急,惠子大吃一惊哀求安逸尘搭救小雅太郎,安逸尘变得冷漠无情不肯搭救小雅太郎,惠子束手无策看着安逸尘绝情离去。  小雅太郎临死之时叮嘱惠子参加万国香会夺到冠军,惠子因为小雅太郎去世回到屋中喝下打胎药。  乐颜晚上睡觉做了一个梦,梦中乐颜梦到了亲生母亲,亲生母亲提醒乐颜可以利用身上的体香看到显现在丝衣上的文字内容。  万国香会如期进行,惠子来到香会现场故意向安逸尘透露她已经打了胎,安逸尘勃然大怒无法理解惠子的行为,安秋声赶紧上前劝走了安逸尘。  香会比较正式开始,第一个参加比赛的是外国人,外国人做出的香料很香,乐母与安秋声在台下谈论外国人的造香水平,如果文宁两家输给了外国人至少要等五年才能参加香会比赛。  几个国家的香会代表展示完香水退场,文父上台宣布由惠子代表日本上场参加香界比赛,惠子得意洋洋瞟了安逸尘一眼上台表演,安逸尘面色严肃看着惠子在台上表演香术。  惠子造出的香料奇香无比获得许多观众惊叹,评委们更是全部给出满分评价,惠子获得高分得意洋洋提醒文父宣布中国参赛方参加比赛,文父回过神来宣布中方代表出列。  安逸尘就是中方的代表,安秋声开导安逸尘不要把胜负看得太重要,安逸尘上场参加比赛,台下的百姓们非常期待安逸尘的表演。  安逸尘自知无法战胜主动宣布放弃比赛,在场观众无不吃了一惊没有料到安逸尘会放弃比赛。  惠子如愿以偿夺到冠军,小雅太郎在赛场外面现身,惠子看到了小雅太郎大吃一惊,小雅太郎将惠子引到一片草地上。  不久之前小雅太郎指使一个手下易容成安逸尘迷惑惠子,惠子以为真的是安逸尘开枪打死小雅太郎,真相终于浮出水面,惠子因为喝了打胎药大出血死在闻讯赶来的安逸尘怀中。  文父等人赶来与小雅太郎对峙,宁致远利用一瓶香水唤醒小雅太郎内心的道义,小雅太郎灰溜溜带着手下人离去。万国香会已经结束,虽然是日方夺到冠军,但小雅太郎心知自己才是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