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天门外,众人看着滚滚手举一枝粉莹的药草,平静地走出了青云,帝君和凤九急步迎了过去。

枕上书番外295:父子情深,帝君亲自给受伤的滚滚涂药(三生三世 白滚滚番外)

枕上书番外295:父子情深,帝君亲自给受伤的滚滚涂药(三生三世 白滚滚番外)

凤九拉过滚滚:“受伤了没有。”

枕上书番外295:父子情深,帝君亲自给受伤的滚滚涂药(三生三世 白滚滚番外)

“没有,我很好。”

枕上书番外295:父子情深,帝君亲自给受伤的滚滚涂药(三生三世 白滚滚番外)

凤九看着滚滚一袭蓝衫很干净,放下心来,心疼地搂着滚滚道:“以后要跟娘亲说,我们可以一起去的。”

“好。”

折颜接过滚滚手里的“粉萼”,甚是兴奋地道:“居然看到这花了。”只是在古书里见过一次,这花生长的地方是暖崖,和我们仙体一个温度,看向滚滚;

“如果你把它放到别处,不过一盏茶它就化了。”

又道:“滚滚你呀,对你这个妹妹那是真好,那鞠陵于天山就是我过也绕着走的。

众人拥着滚滚回了太晨宫,折颜叫凤九把“粉萼”放到贴进闪闪皮肤之处,闪闪的木榻周边笼罩在粉色的光晕之中,折颜替闪闪把了脉,看向凤九;

“她挺好,放心,有这粉萼在或许几年也就醒了。”

这时,滚滚拉了下凤九的手:“娘亲我累了,先去休息。”帝君看着他出门也跟了出去。

滚滚回了寝殿,褪下外衣,身上全是被戾气割破的伤口,他出了山看见自己血淋淋的衣服,怕吓到大家,先换了衣服才回来。

帝君从南天门就知道儿子身上肯定有伤,端着药碗进来,滚滚见了道:“都是皮外伤,父君不用担心。”

帝君叫他坐好,一点点地给他涂药,帝君:“可是遇到兽类攻击了?”

“不过是两只毕方鸟,这些伤是山中戾气割破的。”

帝君:“那山中戾气会随着日光的变化增加减少,不同的时辰又会停留在不同的位置,你的伤都在上半身,该是午时进去的。”

“是,我倒是没注意这个变化。”

帝君:“法力修为越高,越要注意细节,一片叶子也可扭转成败。”

“我记下了。”

帝君看着他冷峻的小脸,药涂上去也不吭声,问他:“疼吗?”

滚滚:“不疼。”

帝君笑了下,想起在梵音谷时,凤九给自己涂药,对滚滚道:“我有次受伤了,小白为我包扎伤口,问我疼吗,你猜父君如何回答的。”

滚滚不屑道:“疼。”

帝君:“我可是英雄,怎么可能这么回答。”

“你是四海八荒的英雄,可在九九眼里,你就像是她的孩子,父君不说疼她都会担心,何况父君说疼,九九自然是信的。不过父君受伤无数怎会怕疼,想叫娘亲疼你罢了!”

帝君动了下滚滚的伤口:“那你这个是真不疼?”

“我又不是女孩子。”

帝君摸摸滚滚的头:“我的儿子很厉害,父君高兴。”

殿外,传来敲门声,曦女一手端饭一手端药进来了,看见帝君在给滚滚涂药,上前接过来道:“东华爹爹,我来吧!”

帝君把药递给曦女,叮嘱滚滚伤口不要碰到水,出了殿门,听见曦女问滚滚;

“哥哥,疼吗?”

里面许久才传出滚滚低低的声音:“有一点。”

帝君想起凤九,不知道她小的时候,是不是也这么叫人疼爱,笑笑往闪闪的寝殿走,刚拐过墙角,就听见紫藤树下传来说话声,帝君一看是白婳和白圻两个躲在花藤里。

只听白婳叹气道:“白圻,你说我们俩是不是得跟折颜上神去学艺了,姐姐能伏魔,哥哥也法力高深,咱俩除了抢爹娘啥都不会啊!”

白圻:“我觉得你这是杞人忧天,宁夫子都说了,龙生九子各个不同,手指都一样长不好看。”

“那我们能做啥?”

白圻:“小目标,每天逗父君和娘亲笑,等姐姐醒了继续跟东华斗争,大目标耗到十万岁去跟折颜上神学艺。”说着话,小手从兜里掏出块糕给白婳。

“白圻,你兜里为啥总有糕。“

白圻撇了下嘴:“还不是怪折颜姥爷,小时候分不清楚你和我,每次吃饭,喂的都是你,只管饿着我,没糕我心慌啊!”

帝君唇上挂了笑容,悄悄地走开了,身后传来两个孩子嬉闹的声音。

十里桃花东凤番外1:二百年后白凤九再上九重天,东华他可安好

《枕上书》番外179染个头发就找东华认爹,太晨宫的门都别想进

《枕上书》番外171:帝君心思难猜,女儿生辰,送的礼物很特别

《枕上书》番外83:帝君对凤九道:用我的绝世容颜换碗肉吃

感谢阅读、点赞和评论,“燕公子十七”连载中,喜欢可以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