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我在红袖添香言情小说站看了不少比较好的穿越小说,希望你有时间去看看,你不会失望的。我一直就泡在那里,嘻嘻,觉得很好。如果我的回答能给你帮助的话,还希望你能够采纳,以后有什么还可以问我的。嘻嘻,交个朋友吧

《帝本多?情:深宫宠后》文 / 水沁檬檬

内定为皇后的堂?妹投湖自尽,宫静言被?вī代嫁为后。

她有倾城的容颜,惊世的才哗。她以为自己的命运是宠冠六宫,然后被遗忘、在孤寂中老去……

但是,大婚当曰,她独守空房,他与别的妃子缠?绵……

她以为她就这样在平淡中过一生,顶着皇后的头衔,永远见不到他,永远沾不到后宫的明争暗斗……

但是,终究相遇。

他轻视她空有美貌没有才哗,她脸上无波。

他对她崭露的才哗嗤之以鼻,她心上无痕。

她淡如风、静如云,进宫两年见不到皇上也能自得其乐,独获专宠也不会兴风作浪。

她要的很简单,一个男人的真?心而已。但在帝王之家,这简单的心愿变得奢侈而过分。那她就淡然地过这一生,什么也不要好了,哪怕她不小心爱他如斯。

一张白纸让他对她另眼相看,他试探、深爱,不愿放过她……

可那突然在月夜显字的屏风隐zàng着惊天的秘密……

谁的jiāng山、谁的她?他们将何去何从?

《倾城美?人竟是王!》文 / xuyan581

男友要结婚,新酿却不是唐颜,好老套的剧情。

可同样老套的是,去泰囯旅游,也会因为走错房间而穿越。

第一欠见到白慕秋,她还以为是个倾城的大美?女,不仅主动跟他同乘一辆马车,还浑然不知的拖到只剩内?衣,最让人想撞?墙的是,她有一个坏xí惯,哪就是睡觉的时候xí惯抱着娃娃睡觉。

“如果这是你**我的招术,哪么你成功了”一个xié肆的声音响起。

“你是,,,,男人”?

“莫非你还以为本王是女人不成”

想逃,却为时已晚!

一?夜?欢?愉,他眼都不眨的把她贬最低剑的奴!

“这就是你爬床的代价”。

本以为奴婢好当,想不到这变?态的,时不时的刁?难她。

“过来,给本王宽衣”。

“奴婢这就来”。

半个时辰过去了,衣服纹丝不动,她气馁的抬头“这衣服怎么解”。

王气绝当中。。。。。

“过来,给本王洗脸”。

“奴婢来了”。

“这是在洗脸还是擦桌子”。

王在次气绝。

“过来,给本王梳头”。

“没问题,这奴婢会”。

“做不要剁了你手?指”

结果,二个时辰飘过。。。。。。。

王脸色铁青,站起来真接宣布让她断食。

《女扮男装:妖?娆皇妃》文 / 青末

命盘揭?示,“他”命格贵于常人,乃天定三朝皇妃,一世荣宠!

人人只道晏囯右相独子揽尽万千宠爱,身份矜贵,放?纵恣睢,孰料“他”竟是凤凰颠乱,女扮男装!

那年七夕,生平第一次换上女装,她拼力救下的那名少年是谁?那于花林中的倾城一舞,她又错惑了谁?

她只记得,当时她留下了姐姐的名,然而凑巧的是——

翌曰,圣旨降于右相府,册姐姐为妃……

∞∞∞∞∞

薛承:要么不爱,要么深爱,若已认定便永?世不改,卿儿你记着,这世?上能要得起你的,唯有我!

凌灏南:生不忘,sǐ不离,那一生一次只一人的誓言独独允给你!

南宫旻:自始至终我都无珐拥有你,你的心你的身永远向着别人,可正因如此,我比任何人都想要得到你!

《蛇美?人:卯上极品梨花男》文 / 水沁檬檬

她是蛇妖,他是凡?人。

◎她举止轻浮,一?手抚上他的胸膛:“你若不愿意与我结百?年之好,我们来段露水姻缘可好?反正,我嫁你也肯定会耐不住寂寞。”

他听了,气怒攻?心,猛地推开了她:“大嫂知书达礼,怎么会有你这样——”

“我怎样?”她笑问。

他狼狈而逃,压下心里那股无名酸涩。

◎要她救人,她很理直气壮地问:“我为何要救?”

“你的心肠怎么这般dǎi?dú?!”

“是啊,我dǎi?dú,那又怎样?你若不希望我dǎi?dú,那就qīn自来管我。”

他叹息,说她万般不好,却又让人无珐轻剑。

她处处挑衅、时时勾/引,他欲逃无路。或者,从来没真的要逃?

她使尽手段与他成为夫?妻,强要他的一切。众人以为他愤?怒,哪知他只是心疼。

他从不认为会失去她,直到她毫无预兆地被害,他才肯承认,桃花树下,他已一望成chī。那时候,她高坐在桃花丛中,妖?娆,魅惑。他生生逃离,因为,她不可能是寻常女子。

------------我们要七七扑若梨,YE!------------

天下人都说方若梨是好?人,文人情cāo、侠士情怀,高洁得像九重天外的天仙,只此一家、别无分号……

真的是这样吗?

天下人,你们都被骗了!

他是只此一家地腹黑!别无分号地绝情!

你们一定不知道一向守礼的他第一次见到七七就mō了人家的脚,对人家又搂又抱。结果被反扑了,倒过来对人家厌è失望——男人!只?许?州?关?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可怜的七七!悲催一下~

你们一定不知道他从来没有主动对你们伸出过援手,从来都是遇到了,却连拒绝都懒得拒绝而已。他那不wēn不火的个性,你们以为是平易近人,其实不过是冷漠绝情。什么?为什么你们看不出来?

因为,他说,口气wēn和有礼:你们不是我的谁,我的一切情怀你们不配知道。

当他遇上七七,他便不再是那个被人推崇的梨花公子了:她负天下人,他为她还;若天下人负她,他拥她入怀,然后……冷眼天下,袖手旁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