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中午我在某论坛看到这么一段话挺有意思,他是这样写的:

网络小说的特征及其背后的本质(网络小说的特征)

“写网文(确切来说与纯文学对应的概念应该是类型文学,或流行文学,我姑且认定网文是一种极端的类型文学)需要的才华呢,是模式化的、大众的、下沉的,需要的是对目标读者群需求和喜好的洞察,需要的是讨好和谄媚,需要让自己敲键盘的手化身为一个柔软灵活的痒痒挠,读者哪里痒就挠哪里。”

网络小说的特征及其背后的本质(网络小说的特征)

在这段话里头,他指出了网文的几个特征和读者需求。

网络小说的特征及其背后的本质(网络小说的特征)

但接下来他这样说:

网络小说的特征及其背后的本质(网络小说的特征)

“我无意评价哪种文学更高级(反正低级的我也喜欢读不是么),我的观点在于,一个网文作者的局限正是在于,他无法随心所欲地写自己想写的东西,当他没有上述的才华(学不会或不屑学)却又想写网文,那他写起来一定痛苦极了,写出来的东西也必定拧巴极了。”

看到没有,话虽如此,但实际上他已经做出了自己的评价。

在此我认为,从他的两段对话里,引发的感想——其实不单是网络小说,在其他文学样式里,如果不能随意转换,也一定是“拧巴”的,没有例外。

所以不难理解,他把网络小说放在了最下层。

我不知有人觉得他这番话有没有问题,反正从他文本脉络还是我从中摘录的这段话,使我发笑的原因还是有很多的。

他爱啰嗦,我也是。他自以为是,俺曾经也如此,不,应该是现在还保存或多或少这样的毛病。

那么现在我就来讲讲令我发笑的原因吧:

第一,网络小说只是其中一种通俗文学的类型,众所共知。我们没有必要纠缠于网络小说以那种狭隘的分类来定义。我深信任何一种文学类型都有其固定的模型,这便是写作套路。

以前我上初中时,历史教科书上灌输“八股文”的危害,实则不然。八股文是一种较为成熟的文学样式,有其好处的,可以锻炼人的写作能力和开拓思维。但因后来人为封建统治者所服务形成固定的结构并使之僵化,禁锢思想,才导致后人痛骂。

在《说八股》一书里,现代几位重量级的作家都讲述了一番。

譬如在本书引言部分,启功先生就指出“八股”的实质

如果我们看看早期的八股文,会发现类似于现代的记叙文里总分总的结构。

我之所以拿八股文来说事,是因为——不论是八股文,还是网文,又或者其他文学类型,都有其一贯的套路。

套路化本身没什么问题,主要是运用手法得当、文字技巧娴熟来写出新鲜感,便是好文章。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我一时也想不起来。

我只能说阅读量多或稍微动脑筋思考的人,都知道世间的小说都有其内在的规律。

并且我前段时间说过,我现在不怎么爱看都市的扮猪吃老虎小说,是因为套路陈旧,不够新。如果手法新型,即便是套路文还是值得一看的。

第二,我相信任何一个有理想的作者,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吃饭。一个光靠成艺术作家梦想的作者不是富得流油那就是傻子了。

我从不觉得写作是一门艺术。一般来说,要想成为作家这个职业,要做的事本身就很多,譬如锻炼文笔,等等,属于他自己的分内事。抛开这个外,既属于他自己又为别人着想的第一件事要做的我认为就是进行读者市场调研,再根据自己擅长的文体类型写作;稍微在文坛有点经历的,那就是怎么迎合读者,吸引更多人来看了。

这本无可厚非。千万别把写作看得过于高贵和低贱。这样就违反了中庸之道,前者挂名为艺术创作,后者则成了乞丐,张口闭口一个金主bb。我认为虚妄与下贱并存。

大部分作者写作是为了养家糊口,进行市场调研和读者受群是很正常的行为,也是负责任的表现。你怕是没见过某些作者哪个热门跟风哪个题材吧。那样的人才应该遭到唾弃,因为他原本的文风不适合那样的题材,又不进行题材多加研究,只是一味的跟风,愚弄读者。

所以说,针对读者群的需求和喜好是很正常的行为,哪怕是纯文学,或者科研之类的文章,也得考虑各自的受群群体,某些深奥难懂的名词也代表了其专业性。

第三,也是最难的一点,那就是寻找共鸣点。我认为,凡是优秀的小说,不论是哪种类型,只要抓住读者的“爽点”就是好文章。

这么说吧,如果我把其他文学类型比喻成人的七经六脉就明白了,打通了任督二脉,自然是武功大进。

一个优秀的文学家,诗词歌赋、小说、曲子、戏剧等都有其共同之处。打通了,即便不能做到样样精通,顺手拈来不在话下,博得同好者几声赞赏亦未尝不可。

最后,我来总结这篇作文——我想说,极端的不是某种事物,而是人本身,你怎样给事物定义,你便是那样的人(或许过于极端,也有其道理)。

物是死的,人是活的。想想当初的八股文吧,后来怎么成为人人喊打的文学样式,归根结底还是人本身!

写于2020/11、24